今年63岁的盛智文,除了“兰桂坊之父”的称呼,还拥有香港海洋公园主席、香港上市公司永利澳门副主席等多重身份。

香港“鬼才” 兰桂坊之父盛智文

来源:  |  w88:21世纪商业评论  |  阅读:

 

每次采访盛智文(Allan Zeman),他几乎都穿着一件George Armani的高领白衬衫,外面套一件没有任何花纹的长袖黑色套装,纽扣开到胸前第二颗,颇有些黑社会老大的味道。但他总是未及言先露齿笑,一开口就手舞足蹈,一下子就把黑道老大气场破坏得一干二净。
 
这位香港著名酒吧街兰桂坊的创始人似乎永远精力充沛,没有大多数已过耳顺之年的人身上的垂暮之气。今年63岁的盛智文,除了“兰桂坊之父”的称呼,还拥有香港海洋公园主席、香港上市公司永利澳门(主业赌场生意)副主席等多重身份。
 
盛智文告诉《21CBR》记者,他至今仍保持每天早上6点起床的习惯,“我不打网球不打高尔夫。你问我有什么爱好,我的爱好就是工作。因为我真的没时间做收藏邮票等事情”。
 
输出兰桂坊
 
盛智文正雄心勃勃,把兰桂坊的版图扩张到内地。
 
43年前,当时才二十出头的盛智文怀揣着100万加元,从加拿大来到香港创业。而如今名满天下的兰桂坊,在上世纪80年代只是与香港中环的皇后大道一街之隔的脏乱差街道。从狭窄的斜坡小巷到现在成为香港地标之一的酒吧街,盛智文付出了30多年心血,“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一样”。
 
30多年来,关于兰桂坊的故事数不胜数,其中最让人感兴趣的是兰桂坊与香港黑道势力的关系。灯红酒绿的酒吧从来是黑社会觊觎的场所,盛智文不否认,作为外国人在香港经营酒吧业有一些优势,比如,香港黑社会就不会把向当地酒吧营业者收取保护费的“行规”强行用到他的头上。
 
“与黑社会的人接触需要技巧,你要知道怎么跟他们打交道。很久以前,黑社会就通过各种方式接触我,想要将势力渗入兰桂坊。他们愿意出两三倍的租金租我的酒吧。但我总是婉拒,太高的租金会令我起疑。如果只是看着眼前的钱,处理的方式可能会不一样。我不能让黑社会砸了兰桂坊的招牌。”盛智文说。
 
现在,盛智文正雄心勃勃,把兰桂坊的版图扩张到内地。
 
成都的兰桂坊已于2010年开幕,无锡和海口的兰桂坊也在筹备之中。盛智文认为兰桂坊受到内地各个城市的热捧,首先是因为它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
 
“兰桂坊代表着明星、名人,他们也像普通人一样在兰桂坊放松。每个人在兰桂坊都是平等的。比如在成都的兰桂坊,你可能会偶遇陈奕迅、林忆莲,他们会接受你的请求在台上唱几首歌,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如果你没有钱,也可以在兰桂坊的街上到处转转,观察各种有趣的人。”
 
兰桂坊盛名在外,让许多投资人想与盛智文合作,分一杯羹。对于挑选合伙人,久经商场的盛智文有自己一套标准:“我会考虑项目在哪里,城市的规模和文化,财务条件等。但我最看重的是投资者的素质,他必须和我拥有共同的经商理念,真正明白兰桂坊是个什么东西。合作就像是结婚,你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夫妻天天吵架,我同样不愿意因为理念不合天天争吵,所以我必须选跟我相同性格的人合作。”
 
盛智文得意洋洋地描述理想的合作对象:“他应该有创意,头脑清晰,因为我就是个有创意又头脑清晰的人。他还必须很自信,拥有国际视野,思维开放不固执,哈哈,总之就是像我这样的人。”
 
有趣的是,虽然盛智文经营着远近闻名的酒吧街,他本人却几乎不喝酒。在酒吧的时候,他总是叫人拿来一瓶矿泉水:“在年轻的时候我也不喜欢喝啤酒,我不喜欢那种味道。我想健康一点,同时保持头脑清醒。”
 
“米老鼠杀手”
 
我没拿过一分钱酬劳,我做得很开心。
 
尽管兰桂坊让盛智文赚得“盘满钵满”,但他真正为香港人所称道的却是因为香港的另一处地标建筑——海洋公园。
 
在盛智文担任海园公园主席的10年时间,这座由香港特区政府全资拥有的主题公园一直保持平均每年纯利约1亿港元的纪录,今年春节,海洋公园入场人数超过30万人次,较去年增加20%。而其竞争对手迪士尼主题乐园运营了7年,直到去年才开始盈利。因此,盛智文也被称为“米老鼠杀手”。
 
海洋公园如今游人如织,但在10年前却门可罗雀,一度面临关闭。2003年, 海洋公园已连续4年每年亏损超过2亿港元,SARS风暴的打击更令其雪上加霜,每月入场人次不到10万人。彼时香港政府已经着手引入迪士尼乐园落户。对于这个死气沉沉的本土游乐场该何去何从,大家都感到很头疼。
 
盛智文告诉《21CBR》记者,时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董建华打电话给他,让他接手海洋公园的时候,他感到很震惊:“我说你疯啦,我是个生意人,从来没经营过主题乐园,也不知道怎么经营主题乐园。后来他连续给我打了6次电话,我实在不好意思驳他面子,就告诉他先去公园现场看看再做决定。”
 
于是盛智文在当时的海洋公园CEO陪伴下仔细参观了乐园:“游乐场的状况让我很震惊,我感觉这个公园快要倒塌了。栏杆的油漆几乎都剥落了,马路四处是裂缝也没有人维修。我问当时的CEO为什么不维护公园,他摊开双手告诉我两个字:‘没钱!’”
 
盛智文觉得,要么就彻底关闭海洋公园,要么就认真大干一场,建设成世界级的主题乐园,“后来我打电话给董建华,告诉他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但是如果我不接手这座公园,他还有别的人选吗?他告诉我也没什么选择,或许会考虑一下许仕仁。”
 
许仕仁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务司司长,在1997年亚洲风暴中为香港政府成功击退索罗斯出过大力气。在盛智文被邀请执掌海洋公园的2003年,许仕仁已经离开政府,退居幕后。
 
“我听董建华提到许仕仁,就说许仕仁?那你还是把海洋公园给我吧,要不就关掉它。哈哈,当然我和许仕仁也是多年的好朋友,他在自己的领域非常优秀,这只是个笑话啦。”盛智文哈哈大笑,透着几分自豪与得意。
 
2003年7月,盛智文正式成为海洋公园主席。为商之道,万变不离其宗。虽然盛智文没有经营过主题公园,但他觉得无论做什么生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从顾客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
 
在兰桂坊打滚多年,盛智文早已成为活跃现场气氛的老手:“娱乐产业最重要的是气氛,要让大家开心。在兰桂坊我们每周都搞一次活动,来海洋公园后我提议游乐场每隔两周搞一次活动。”
 
举行活动的时候,盛智文并不只是动动嘴巴的甩手掌柜,而是身体力行,更多次不惜牺牲形象扮演各种奇怪角色。比如,海洋公园成立全东南亚最大的水母馆,盛智文就把自己扮成一只水母。他扮演过的角色还有火辣舞女、变脸大师、圣诞老人……每次出场,他都力图给观众一个意外惊喜。
 
海洋公园在盛智文接手的第一年就扭亏为盈。盛智文宣称,海洋公园的成功比兰桂坊更让他骄傲:“海洋公园刚拿到了全球最顶级主题公园大奖,这是亚洲第一个主题公园拿到了这个奖。你知道吗?我为海洋公园花了很多时间,但这么多年我没有拿过一分钱酬劳,我做得很开心。因为这是可以让游客开心,也让全香港人感到自豪和有面子的事情。”
 
由于盛智文的出色表现,政府打破了在香港出任公职一般6年的“行规”,连续10年任命其为海洋公园主席。
 
经营“鬼才”
 
我终于不再是“鬼佬”,我是个人了。
 
兰桂坊的名满天下和海洋公园的扭转乾坤,为盛智文赢得了巨大口碑,他在业内被称为经营“鬼才”。盛智文拥有被认为最会做生意的犹太人血统,但他却认为,经商的成功主要和个人的性格有关,无关种族和血统:“我的家族没有经商经验,爷爷奶奶二战的时候去世了,我母亲是一个在医院工作的普通人。”
 
盛智文自称是个没有童年的人:“我爸爸在我7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件事让我在很年轻时就很成熟。我10岁的时候就开始派报纸,感觉自己是大人了。”盛智文至今仍清楚记得,那时候他每晚要派100份报纸,每周去各栋大楼收订报的钱,周末去一家牛排餐厅擦桌子。
 
“这些工作让我明白了做生意的责任感,也为我以后的工作打好了基础。”靠着送报费用、餐厅的工资和小费,他每周能赚60加元。在天生乐观派的盛智文眼里,年少的辛酸也是骄傲的资本:“我靠自己的双手赚钱,感觉自己从小就不缺钱。16岁的时候,我买下自己的第一辆车,18岁的时候,我做成衣生意就赚到了100万加元。”
 
拥有几十亿身家的盛智文非常谦逊,他说话的时候经常手舞足蹈,竭力记住每一个与之谈话的人的名字,会做很多动作逗大家开心,即便被攻击也不愿对竞争对手恶语相向。
 
当被问及如何能对任何人都保持谦逊时,盛智文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我不是富人家庭出身。我知道没有钱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也知道有了钱会怎么样。无论有钱没钱,大家都从同一个地方来,最后也会回归同一个地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有的富豪很有钱,却因为社会责任或者对工人苛刻等问题,名声很糟糕。财富也买不来名声和面子。”
 
2008年,盛智文做了一件颇为轰动的事情——把很多香港人都希望拥有的加拿大护照换成了香港身份证。虽然近年来宣称热爱,到香港和内地寻找生意机会的外国人与日俱增,但像盛智文这样以实际行动“入籍”的外国富豪却凤毛麟角。
 
在香港生活40年,盛智文说自己早已连加拿大总理是谁都不知道了:“香港回归的时候,一堆外国媒体跑来希望我说些的坏话。我说香港在政府的领导下,一定会越来越好,他们都说我疯了。事实证明我没说错。这么多年在香港,我一直被称为‘鬼佬’(粤语对外国人带有贬义的称呼)。现在我终于不再是‘鬼佬’,我是个人了。”
 
盛智文总是试图展现出一副精力充沛、话语激励的正能量形象,当《21CBR》记者问到目前什么事情最困扰他的时候,盛智文把目光转向房间的落地玻璃窗,沉思了三四秒,略带笑意地说:“我希望世界和平,没有污染,大家都身体健康。”
 
似乎察觉到记者对这个答案的不满,这个一辈子与关乎人性的行业打交道的生意人收起笑意,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还希望人与人之间多一点包容,少一点你死我活的纷争。生命太短暂,并不值得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