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微软云落地的推手, 严治庆的第一关是开口讲普通话

【40岁以下商业精英】云中漫步

来源:环球w88优德亚洲官网  |  w88:王庆  |  阅读:

严治庆 37岁

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兼市场营销及运营总经理

2010年起,严治庆任微软Microsoft Azure事业部区总经理,全面负责Microsoft Azure公有云平台落地的整体规划和实施,为Microsoft Azure在业务的落地、发展及运营做出了卓越贡献。他于2000年加入微软,先后在美国和的Windows、Windows Server和Bing(MSN and Windows Live)等团队担任项目经理主管、项目组经理和部门经理,主要负责大型互联网相关服务等工作。

“还没开始呢,才工作半天。”晚上5点半, 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兼市场营销及运营总经理严治庆依然追随着自己的日程安排表, 穿梭在各个会议室间,情绪饱满得像刚结束晨练的小伙子。每天保证至少一个客户会议,每周至少一次客户面对面交流,日均4杯咖啡,半夜2点回邮件、写总结,早上6点开始和其他时区的同事沟通。在这样的工作节奏中,他只能把等电梯的时间节省下来爬楼梯,当作转场间放松大脑的锻炼。

“陆奇一天才睡3个小时,每周工作6天呢。他比我瘦,精力更充沛。”严治庆拿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举例,似乎自己努力还不够。但其实严也是“蛮拼的”:2010年开始担任微软Microsoft Azure事业部区总经理,全面负责Microsoft Azure公有云平台落地的整体规划和实施;微软2012年11月与上海市政府及世纪互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3年5月,微软云Microsoft Azure正式落地并开启公众预览;并仅在10个月时间后即在华正式商用,使微软真正成为首个将全球公有云带入并率先投入商业运营的跨国企业。此前,严治庆及其团队还与曙光公司和上海超级计算中心合作,令曙光5000A跻身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排行榜第十名,使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研发生产百万亿次超级计算机的国家。

仿佛装了超能马达,说起话来语速飞快且略带上海口音,让人毫不怀疑他的高效基于对市场的熟悉。其实,他13岁就随父母移民去了美国,在朋友圈里被看成典型外黄内白、美式做派的“香蕉人”,初回“糟糕透顶”的普通话甚至成为他工作中最大的障碍。

回归

2000年加入微软,在这家IT巨头工作5年之后,严治庆已经清楚自己未来平稳的职业发展路径,他期待去做一些未知、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于是递交辞呈准备去谷歌一试身手。

就在这时,严治庆的上司抛出了一个诱人的筹码:“我有个机会或许你不愿错过—回到。”

这下果然击中严的心思。上个世纪90年代出国正好错过了改革开放大潮,他也为没能赶上那段飞速变化的时代而惋惜。当太太边看《致青春》边感动得热泪盈眶时,缺乏那段经历的他感到特别憧憬。把微软的技术带回到高速发展的,想想就无比兴奋和期待。

于是他迅速下定决心,拎了两个行李箱就动身了。当年他和母亲也是每人拖着两个箱子去美国和父亲团圆。“我觉得人在物质上不需要很多,两个箱子够了,可以做很多事。”他乐观地想。

然而,严治庆很快发现,在全新的环境里要想把事情顺利做起来,仅凭热情还不够,他这个香蕉还需要好多“接地气”的功课要做。“刚回到的时候,带领一个研发团队,但结果前六个月一直在做无用功。”他回忆当时的挫败感。美国同事工作方式喜欢当场讨论,而在,当他把任务布置下去,一段时间后有可能毫无进展,原因往往是对方不认同但又不愿沟通。

在美国长大,严治庆能够准确理解美国人在说“Everything is great(太棒了)”“Fine (还行吧)”的话外音,无论如何都需要找到“Fine”背后到底有什么问题。但老家在上海的严治庆难以分清普通话前鼻音和后鼻音,刚开始拼写中文“错字连篇”,所以他一开始写邮件、发言都用英文。但逐渐的,这位计算机语言专家发现中文才是突破口。“我试着和团队沟通时用中文,尽管那时候写拼音都会冒汗。”他对《环球w88优德亚洲官网》说,“但和员工变得熟络起来,他们开始主动来我办公室,甚至后来女朋友吵架、家里小狗受伤的私事也愿意和我聊。”于是,严治庆在美国谙熟的工作系统和流程终于在团队中得以应用。

落地

如果说做事方式的调整是他自身的本土化,那么2008年与曙光公司的高性能计算机合作则让他发现业务本土化的有效方式,在做事不单靠技术,还特别需要跟本土实力过硬的公司合作。

“当时在微软内部几乎没人觉得这事会成功,工程师团队也不相信能在这么短时间做成。”严治庆对《环球w88优德亚洲官网》回忆,在中科院计算所楼下停车库临时搭建的机房里,他看到了公司的执行力—曙光公司的一位高级副总裁亲自爬到机器上把一个个内存刀片拿出来。大批计算所学生也被发动起来参与攻坚。“那时候我觉得一定要跟的公司去合作。”

再次与公司合作的机会没让严治庆等多久。2012年Azure落地项目正式启动前,严治庆向自己的老板、当时正负责微软云计算与企业事务的副总裁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现任微软全球CEO)汇报工作。当时正值中秋节,严随手带了盒月饼,两人边吃边聊。按照微软的传统,新项目或重要产品在内部都有代号,Azure落地取名“月饼计划”。严治庆解释,月饼计划有两层含义,一是团聚团圆,希望Azure能够真正成为支持各家企业成长的有效平台和生态圈;二是传说朱元璋起义抗元时曾借月饼专递信息,希望正处于转型变革期的微软内部能够有脱胎换骨的决心。

为了顺应变革浪潮,纳德拉提出,在“移动为先,云为先”的世界中,微软是一家创造生产力和平台的公司,而Azure的角色正是把微软各项业务串联起来,这对微软有着重大战略意义。在提供云服务,必须通过IDC/ISP认证,这是企业开办数据中心或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云服务必备的资质条件。这一限制也令亚马逊、IBM等业内巨头迟迟无法将云推进市场。

而微软选择的是符合法规的“接地气”的落地模式,即与拥有云服务资质和运营经验的公司合作。但具体合作模式,微软内部曾有过争论:大多数高管认为应成立合资公司;而严治庆则认为应该采取以合同为框架的紧密合作方式,权责分明,效率更高。

“成立合资公司很可能遇到文化上的沟通障碍,我个人觉得危险性很大。”尤其在不少外企以合资公司方式运转不顺的前车之鉴下,严治庆更加力主后一种思路。严治庆不仅获得了每月向纳德拉直接汇报进度的高层重视,还曾从北京直接飞到总部与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面商,争取到后者的支持。关键时刻,陆奇坚定地站在了严这一边:“让人去为市场做一个决定。”

于是,伴随着合作方式的确定,有着十年以上数据中心运营经验、对云服务有着极高热情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世纪互联,成为了微软的首选。微软采用技术授权方式,世纪互联提供数据中心、网络及云技术服务。2013年5月,由世纪互联运营的Azure在上海宣布落地,6月开放公众预览。5000个测试账号在4小时内被一抢而光,12月发放的3000个账号则又在7个小时内被抢完。而仅在10个月后,Azure正式商用,而此时Azure最大的竞争对手亚马逊AWS在踌躇40个月后仍未敲开的大门。

重构

尽管现在严的普通话已经表达流畅自如,但“work hard, play hard”(努力工作、尽情玩乐)依然是他身上标志化的美式风格。“我的爱好太多了,讲不完的”,他看了看忙碌的日程表,有些不甘心地收住话匣子。

他左手红色运动腕表,右手最新蓝色智能手环,正装搭配一条白色文艺范儿的羊绒围巾,行走在微软的楼层间,让外人以为是闯入的硅谷创业小子。不仅如此,当他走过微软的大厅时,不禁兴奋地和同事商量,“要是我们能在这放上一个漂亮的大鱼缸就好了!”

原来,养海水鱼令他着迷。金鱼、热带鱼、海水鱼,就如同玩游戏打通关,他不断提升自己饲养鱼类的难度,海水鱼饲养对环境要求很苛刻。其乐趣不仅在于养活它,更在于为其构建生态系统—要在家中的鱼缸里模拟海水的盐分和各种矿物质,温度和PH值要适宜和稳定,阳光、海浪、漩涡、甚至雷雨闪电的效果,他也会想办法通过编写程序和添加装置实现。“这样就可以在家里看海啦!”无比忙碌的严很享受这个十分惬意的“宅男”爱好,这个微型海洋甚至是他让小女儿停止哭闹的法宝。

“这是一个技术性的艺术活儿。”严治庆对自己的构建水平非常自豪。事业上,他正努力为微软在本土构建起一条生态链。无论是Office365,还是Azure都在本土拥有研发团队,再加上商务和技术支持团队,一起保证微软云服务“接地气”的商业模式可以有效运转起来,并在云平台上与用户共同构建起适宜本土的云生态系统。

“你可以把这个平台想成是一把瑞士军刀。”严治庆用这个比喻希望客户无论有什么需求,在微软平台上都能找到恰当的解决方案。微软云服务的本土化优势,则保证了对客户需求的快速反应。与Azure合作之后,走出国门的PPTV能由Azure在全球的CDN网络将内容送达离观众最近的节点,确保视频播放速度,在全球拥有了3亿用户。政府客户对数据安全尤其看重。武汉市经济开发区曾困扰于不能把所有数据放在公有云平台上,其核心数据要置于自己的私有云平台。对此微软很快便提供了混合云解决方案,以及对公有云和私有云同样的高标准数据加密和隐私保护措施,确保客户数据和操作不会被第三方获知,这也正是微软云的独特优势—全球唯一一家混合云提供商。

严治庆现在已是在微软工作15年的老兵,刚到这家巨头企业时,他也曾在庞大的系统里感到不知所措。“当你开始熟悉时才会发现,有多少公司能像微软这样给你改变世界的机会呢?”从返回到现在全面负责微软大中华区产品推广、市场营销等战略的制定与执行,以及公司整体业务的运营管理,“微软好比红酒,需要慢慢品味。”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