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下多苦难,看纽约中产阶级过山车般的生活

华尔街失业记

来源:《南方周末》  |  w88:韦黎兵  |  阅读:

从一个初来乍到者的眼光,世界危机爆发近一年后,这个危机源头——纽约曼哈顿华尔街地区的大街上,还根本看不到危机的影子。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纽交所旁边的路口,成群结队的游客拥在路口四处张望、照相、嬉闹,身穿西装、各种肤色的华尔街白领们熟视无睹地匆匆经过。旁边,一个即将表演的乐队将路边围出一块场地,正在准备彩排。华尔街狭窄的街道被挤得满满的。

不远处世贸中心遗址上,吊车和机器在轰鸣——纽约市经过市民投票,正准备在遗址上新建一个博物馆——众多游人们则在旁边排着队准备参观,或者嘻嘻哈哈地在照相——美国人8年前曾经的愤怒、悲痛,已成为自己和世界各地而来游客们的新谈资和景点。

往南,华尔街那头象征着美国股市和经济的奔牛塑像四周,围满了照相的游客。再往南曼哈顿岛南端的码头上,等待游船的游客排成了几百米的长队,自由女神像在远处岛上遥遥可望。

无论在华尔街,还是在第五大道这些曼哈顿最著名的商业区,或者在百老汇剧院的门口,表面的繁荣热闹依旧引人入胜。

但是,这些只是表象。旅游业的繁荣,正是危机另一个侧面的反映。

危机之后,巨大折扣和优惠,已经成了纽约市酒店、旅游业借以招徕顾客的不二法门。在曼哈顿中央公园边上的一家酒店,每晚上百美元的房费被优惠到了每晚 10美元——仅限一天。而其他一些200美元左右的星级酒店,在网上甚至四五十美元就能拍到一晚。他们都指望着顾客能拿到优惠之后,续住在这里一两晚,以便挽回成本。

而对于旅游者而言,如果不嫌麻烦,不断换地方居住,他们就能以无法想象的低廉价格,在曼哈顿和纽约尽情游玩。正是这些巨大的促销,促成了纽约旅游业的表面繁荣。但实际上利润也许根本不存在了。

50岁失业

公司为了保持利润率宣布全球裁员,被裁的多是像Michael一样年薪十多万的老员工。

对于那些天天生活在这里的纽约人而言,危机已深刻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50岁的Michael就是其中之一。20091月,Michael收到了他服务了14年的公司的通知:他被解雇了,遣散费按一年工龄换两周工资计算。

Michael工作的这个公司原是纽约最古老的银行,但当IT系统装备银行之后,这个银行开始越来越多地为其他中小银行提供IT后台外包服务,并逐渐以此为主业,放弃了传统银行业务。Michael就是这个银行IT系统服务商的IT工程师。

如果没有这场危机,Michael本已经指望在这个自己奉献了青春的公司养老退休。危机来了之后,Michael和他的同事们有些庆幸:公司主业已经转换,不会受到银行大量倒闭和裁员的冲击。而且,年底的时候他们也得知:公司并未亏损,只是利润率受到一些影响。

现实变得越来越残酷。不知不觉中,Michael发现,纽约尤其曼哈顿早班地铁已不像以前那么拥挤了,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原来喜欢大把花钱shopping的女白领们也不那么起劲了——虽然她们并没有被裁员。周末,超市里人们推着的购物车里,东西也似乎少了。

当然,对长期在华尔街上班的Michael来说,华尔街的衰落从8年前世贸双塔楼被撞塌就开始了。那之后,可容纳5万人的世贸大楼变成废墟,纽约市因此减少八万多个工作机会,甚至导致华尔街北面的城,尤其是餐饮业明显衰落。

“很多人都从那里的城迁走了。”Michael说。而现在的华尔街,坑坑洼洼的路面和糟糕的公共基础设施,已经让人习以为常了。

但是,危机后的华尔街已经容不下Michael,他安安稳稳在这个公司退休的美好愿望,敌不过赤裸裸的资本逻辑。

圣诞节过后不久,公司为了保持利润率,宣布在全球裁员15%,被裁的多是Michael一样年薪十多万的老员工。公司开始进一步将业务外包到印度等国——印度的工资成本,只有Michael等人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

Michael变成了华尔街众多失业大军的一员,而且,不断有新生力量补充进来。

20093月份,华尔街就裁员3100人,就业人数仅剩下16.92万。在整个纽约市,3月的失业率为8.1%,几乎是2008年同期失业率4.6%的两倍,甚至比纽约州的7.8%还高(纽约州失业率也几乎上升了一倍)。短短几个月之间,纽约市所在的纽约州,过去五年经济高度繁荣时期新招的40万人,很快被裁汰近半。

此刻,一个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大二,另一个2009年暑假之后即将读大学的儿子都在等着 Michael给他们交学费和生活费。而这些学费绝非小钱。

Michael的大儿子就读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电子工程专业,是私立大学,生活费昂贵,一年的学费加生活费有5万美元左右,所幸的是儿子学业不错,每年奖学金能拿到学费和生活费的一半左右。小儿子即将读公立的纽约州立大学长岛分校,每年的学费住宿费也要近万美元,加上生活费一年也要1万左右。两个儿子读大学加起来,一年就是四五万美元。

如果没有意外,这些钱对典型中产阶级家庭的Michael一家来说不是问题,可现在,上有老下有小,50岁的Michael失业了。

[---分页标志符---]

州财政危机

为了解决这40亿的赤字,纽约市市长宣布裁减3万市政府雇员。这让像Michael妻子这样的政府雇员都忧心忡忡,在工作中战战兢兢。

但祸不单行。Michael的妻子是纽约市公立图书馆的职员,属于市政府雇员,她也遇到了问题,只是目前问题还没那么严重。她发现,自己原来每周40小时的工作时间逐渐被上级越减越少。现在,她每周只能工作不到30小时,甚至有时只有20小时。相应地,工资也被同幅度减少。

这也是纽约市应对财政危机计划的一部分。2009年年初,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宣布,因受危机的严重打击,纽约市新财年五百多亿的财政预算中,将有40亿的赤字。

为了解决这40亿的赤字,布隆伯格宣布缩减公共开支,图书馆就是其中一小部分,还有儿童福利局、卫生局、建筑局等也不例外。市政府车辆也将被减少近700辆,以在未来两年减少2000万开支。

更严峻的是,布隆伯格还宣布了2.3万市政府雇员的裁员计划,并在三个多月后将这个数字追加到3万。

这让像Michael妻子这样的政府雇员都忧心忡忡,在工作中战战兢兢,唯恐被领导找到借口开掉。

在节支的同时,纽约市不得不在开源上想办法。纽约市悄悄提高了小部分消费税,如酒店消费税。但在涉及众多老百姓利益的公交涨价问题上,则遇到矛盾。

3月,负责纽约州公共交通的纽约捷运局提出增收节支的一个方案,计划大幅削减公交线路,同时将纽约地铁、公共单程票基准价从目前的2美元上涨至2.50美元,同时提高其他票价,以缩减12亿的赤字。

但是,由于这个方案遭到以地铁等公交为主要出行方式的纽约市民的强烈反对,并因而受到寻求马上连任的市长布隆伯格的强烈反对,最后实施的调价方案上涨幅度大幅下降,单程两美元票价上涨25美分了事。

财政和经济危机,在纽约还将继续发展。按照布隆伯格的预测,纽约市2008年下半年到2010年间的工资收入将减少390亿美元,失去30万个职位,2010财年的税收将比2008年下降13%,约减少50亿美元。

布隆伯格已觉得“无法独自解决市的财政问题”,需要美国政府和纽约州的支援——虽然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自身也处在危机之中。

市财政对妻子工作的影响,让Michael心理压力更大。他马上投入纽约的求职大军之中。但几个月过去了,他在纽约市投出了不知道多少简历,结果要么是石沉大海,要么因年龄大等原因被拒。Michael一度想去转行教书,但也都没能如愿。

实在无奈,Michael开始把眼光放在纽约市周边,甚至纽约州以外。所幸,五六月份,他在离纽约市两三个小时的中型城市找到了工作,只是收入只有不到原来的一半。

这仍然让Michael庆幸:即便妻子失业,家里暂时还能对付。但更多的不幸者正在加入失业者的行列。

纽约市劳工局数据称,5月份纽约市失业人口已有36.1万人,创下1993年以来的最高纪录,失业率也升高到过去10年来未见过的新高9%,但仍低于全美平均的9.4%

现在,Michael与妻子过起了牛郎织女的生活:每周五晚上,他坐两三小时的长途车回纽约,再转一个小时的车回到家,每周日晚上,再从家里坐车返回工作的城市。其余时间,他只能独住在离纽约两三百公里、他300美元租的一间房子里。为了这些房租、车费等多出来的生活费用,他每年可能又得多花近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