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撼动微软霸业,并对其构成实质性威胁?

麻烦制造者

来源:环球w88  |  w88:杨安琪  |  阅读:

“我对微软CEO的职位毫无兴趣。”VMware(中文名威睿)CEO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斩钉截铁地对《环球w88》 说。

2013年底,业界盛传这位曾经服务英特尔30年的IT老将会成为彼时史蒂夫·鲍尔默(Steven Ballmer)后微软CEO最有力的竞争者。事实证明这一传言并未成真。

但这丝毫不妨碍VMware对于微软造成的威胁。实际上,Google和VMware都通过类似的方式对微软发起挑战,即攻击微软最具吸引力的产品:桌面软件和操作系统。如果说Google是通过Android从上往下的进攻,那么VMware就是自下往上的攻击。

在Google技术发展当中,操作系统依旧是中心思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Google和微软站在了同一阵营。

而VMware的技术方向则是具有颠覆性。其虚拟化软件位于计算机硬件之上、操作系统之下。随着技术日益强大,产品功能日渐增多,VMware的产品完全可以从底层取代操作系统,类似于浏览器从高层取代操作系统。

VMware认为,随着虚拟化的发展,操作系统的角色将会发生变化,它将不再像过去那样居于如此中心的位置。传统的操作系统完成了两个重要的功能:一是对于硬件的运行进行调配;二是负责将服务交付给应用。现在这两个功能已经分别由两个新型的软件层接管了。对于硬件的操作和调配,现在已经由虚拟化接管;而将服务交付给应用,新型编程框架则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美国投资机构Sandord C. Bernstein的著名分析师托尼·萨科纳吉(Toni Sacconaghi)指出:“现在的软件已经与硬件分离。”有了软件虚拟化技术,用户可以对硬件进行自动维护,同时还提高了硬件配置效率。与依赖大量服务器不同的是,虚拟化技术能够让每台服务器完成多种功能。而VMware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

标准普尔分析师安格洛·兹诺(Angelo Zino)也指出:“VMware的价值一直都被市场低估。”如果VMware继续保持现有的业务模式,其股价仍然会继续攀升,尤其是在企业信息技术支出很可能出现复苏的情况下。

一切似乎正在向VMware希望的那样发 展。

新秩序

在基辛格眼中,现在的世界已和过去大不相同。“现在的世界变得液态化、流体化,以前的世界是固定的,是非常安稳的。”他说,这让一切都充满了变化,就像液体一样。以前我们学习知识要去大学,但是现在很多的教育课程在线就能完成。同时,以前我们说货币都应该是从银行获得,但现在网上有比特币。尤其是我们看到美国的Uber打车软件,这家公司的市值目前已经超过排名前两位的Hertz和Avis的租车公司的总值了。

在应用开发的方式上,开发者们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变。如今的开发者不再仅仅是基于Windows、Linux、Unix这样传统的操作系统来开发应用了,也就是说,ISV通过这些工具能够使他们的客户轻松地在虚拟化平台上安装和运行应用。

针对新开发的应用,VMware也在不断地推进新型的编程平台。例如Spring这样一个基于开源标准的新型编程平台。类似这样的编程平台,使应用的编程与开发变得更加富有效率,同时还能更快、更容易地进行部署并实现规模的可伸缩。

不仅如此,VMware在2009年就战略性地收购了目前Java最广泛的开源框架—Spring背后的SpringSource。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VMware已经开始进入到了应用软件市场。至此VMware已经具备了挑战大企业软件`市场的一切特性。

“在EOC终端用户计算方面,如果谈到PC端的桌面,市场第一位的是思杰,第二位的是VMware,你根本看不到微软。”基辛格说起话来,对微软丝毫不留情面。“如果我们看移动端,现在我们收购了AirWatch,所以VMware现在是排名第一,第二是MobileIron,第三是Good(Good Technology),第四是思杰、第五才是微软,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也遥遥领先。”

基辛格的信心来自于VMware强大的市场份额占比。“在计算虚拟化的这个市场,VMware占了80%的市场份额,而微软只有15%,我们的优势非常明显。在网络虚拟化方面呢,微软根本就没有,我们则是市场的领导 者。”

混合云方面,VMware亦有优势。微软比VMware要早发布他们的云服务,即Azure。VMware是后来者,他们拥有vCloud Air。“考虑到VMware在私有云,企业级市场80%的市场份额,所以我们与微软相比较确实有很大的优势。”基辛格说。

此外,基辛格并不否认亚马逊在云计算这一市场的领先地位。但是亚马逊的云服务供应商,是在公共云阵营。而微软和VMware的战略是一致的混合云市场,即把企业驻地的私有云和公共云桥接起来。“我们觉得微软和VMware,其实会对亚马逊这样一些云服务供应商造成压力”。

基辛格认为微软唯一的优势在于公司庞大的现金储备。“微软是一家非常强的公司,它的现金流状况很好,而且公司全球业务非常广泛。”

每一次来,VMware团队都非常急于向基辛格证明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以及市场本身有区域化的差异性。他说,“我们认为到2025年,的IT市场规模将和美国的IT市场规模达到同样的水平,这一点非常了不起。VMware团队非常希望我们这些在美国总部的领导者能够真正地、完全地了解到市场的潜力。”

不仅如此,基辛格清楚地记得今年10月已是他第31次来到。“我对这个市场非常有感情。”他说。在他看来,客户的需求现在越来越接近于国外客户的需求。至于不同点,基辛格说道:“很明显客户会要求产品支持中文界面,和美国客户相比,的客户比较像德国的客户,非常关心产品的问题,隐私保护的问题,同时现在一直在推产品国产化率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和浪潮、联想、电信合作。”

面对用户购买习惯与欧美等其他市场的不同,VMware大中华区宋家瑜主张在尊重用户习惯的同时,辅以有效的制度来降低经营风险。这种开放和信任的态度也被宋家瑜用在与亚太区和总部管理层的沟通上,“不要因为担心欧美文化下的管理者不理解的事情就不解释。”宋家瑜告诉《环球w88》,让总部更加了解市场,会使区获得更强的支持力度。

基辛格坚信他在英特尔的导师、英特尔前CEO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曾经说过的话:“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基辛格会是那个和微软死磕到底的偏执狂吗?

Tags:  虚拟机 vm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