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卸任后,京东只剩京

刘强东梦碎:被罚3000万之后,京东数科再度爆雷!

来源:观点  |  w88:观点  |  阅读:

京东的“去刘强东化”在今年4月达到了高潮。

4月2日,刘强东卸任京东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网友笑侃:

刘强东卸任后,京东只剩京。

其实,明州黑天鹅事件之后,刘强东就开始了“撤离”京东的动作。天眼查资料显示,自2019年10月起,刘强东就开始密集卸任京东集团的法人代表、CEO、董事长等职务,包括京东数科、京东物流、京东云计算等运营主体或子公司。

随着刘强东的密集卸任,因明州事件元气大伤的京东逐渐回归正轨。但让刘强东没想到的是,刚刚放手不久,爆雷事件就席卷京东。

这一次,主角是京东数科。

1

京东数科爆雷

事件的导火索是一款私募基金投资产品的亏损。

据AI社报道,2020年4月8日,投资者徐扬接到了一通来自京东数科旗下东家金服理财师的电话,对方承认,一笔本该到期兑付的私募基金投资产品出了问题,基金净值仅剩0.315。

换句话说,徐扬两年前投入的100万元,现在只剩31.5万元。

这是一个让徐扬无法接受的亏损,因为在购买该理财产品之前,京东(2018年更名为京东数科)的理财师向她承诺过保本保息。

AI财经社报道显示,徐扬购买的是一款名为“东方价值基金五号”的私募基金产品。这款产品由京东旗下的高端理财品牌——东家金服代销,起投点是100万元;基金的募集和投资管理者是广州基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7年底,在向徐扬推销时,京东理财师声称这是一个哔哩哔哩的IPO产品;两年期,最低保证8%的年化收益;而且,如果哔哩哔哩没有,则按照6%进行回购。

出于对京东品牌的信任,徐扬最终购买了这个基金产品。

受害者不止徐扬一个,“投资人中很多根本不知道基岩是谁,尤其是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只知道京东。”

这些投资者,投资额大多在100万到500万之间,很多还是年纪较大的老人。

报道显示,该基金之所以暴亏,原因在于基岩资本操作违规,挪用资金投入其他中概股,由于3月中旬美股连续出现4次熔断,标的暴跌,造成基金亏损。

基岩资本一波猛如虎的操作,承受亏损的却是这帮投资者。出于舆论压力,4月13日,京东数科曾通知投资人到上海开会。

但在这次会议中,京东数科没有一个高层出席,也没有拿出后续方案,来的是基岩的人。

“京东数科没有一个人给我们交代,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进展。”

与此同时,除了东方价值基金五号外,东家金服代销的一款同样投资哔哩哔哩的东方价值基金一号和另外一款承诺投向老虎证券IPO增发份额的东方价值基金十四号,也发生了类似的问题:基金管理人挪用款项投资其他中概股造成巨亏,最终基金无法兑付。目前尚无解决方案。

旗下代销的基金爆雷之后,京东数科的操作着实令人疑惑,躲起来就能解决问题吗?

这不是一个大品牌该有的表现。

2

风波不断

京东数科,全称是京东数字,其前身是京东。2018年11月20日,京东品牌升级为京东数字。至此,京东数字成为整个公司的母品牌,而京东成为了京东数字集团旗下的子品牌。

在京东内部,京东数科的地位很高。京东的2017年开年大会上,贯穿刘强东演讲始终的,是这样一句口号:

“未来12年京东只有三样东西:技术!技术!技术!”

在这场演讲中,近一半的篇幅都在描述京东的版图。刘强东称,京东将“成为全球公司TOP 3”。

可以说,京东数科,承载着刘强东的野心。

遗憾的是,近年来,被寄予厚望的京东数科却并不太平,接连传出了爆雷事件。

2019年11月29日,京东旗下的网银在线被国家外汇局开出“史上最大罚单”,罚款近3000万元,原因是“违规将境内外汇转移到境外”。

天眼查资料显示,网银在线(北京)有限公司为京东集团全资子公司,是国内领先的电子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专注于为各行业提供安全、便捷的综合电子支付服务。

受到舆论关注后,网银在线解释说这次被罚的操作是发生在两年前,2017年在部分商户准入环节出现疏失,造成个别外部不法商户利用相关交易通道进行违规交易。

近年来,我国一直加大力度管控外汇管理的力度,转移外汇的通道都监管层看得死死的,违规转移外汇无疑是对我国监管层的无视与挑战。

公开资料显示,网银在线(北京)有限公司于2011年5月3日首批荣获《支付业务许可证》,2014年获得了国家外管局颁发的”跨境支付牌照“。产品包括京东支付、网关支付、代付、跨境支付、POS支付等。

正是由于持有“跨境支付”的牌照,网银支付才会有了“作案工具”。其业务覆盖到酒店、机票、留学汇款以及货物进出口的结售汇与购付汇。目前为止,网银在线合作商户已超过50万家。

庞大的B端群体加上有利的工具,为京东的业务埋下了隐患。

网银在线并非第一次被罚。早在2019年2月,网银在线就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被央行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87.48万元,罚款90.48万元,罚没总额177.96万元。其中一名相关责任人还被处罚款5万元。

本质上来说,网银在线是京东抢夺B端支付领域蛋糕的触手。但令人疑惑的是,牌照拿了许久,却迟迟不见京东推动国内支付业务,反而在外汇操作上连连失误被罚。

3

京东的之“急”

有果必有因。京东业务爆雷事件频出的背后,是京东数科的焦虑与急切。

据AI财经社报道,一位曾在TMD板块任高管的传统人士分析过,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初期的想法比较靠近实际,做的是与京东主业关联密切的供应链等业务。

到后来,迫于上市压力,各项业务指标都大大超过了原来的规划。而业务板块要在增长和风险之间求平衡,是非常困难的。

在互联网商业思维里,讲求速度和规模。但在行业,以信贷为例,短期的规模增长势必意味着风险的急剧增加、坏账的成倍增加。

这个就像此前的P2P市场争夺战,8%是合理的回报率,但如果你要给到10%、12%,最后涨到20%,那么,爆雷就是它的宿命。

但强调速度与规模也是京东数科的无奈之举,因为京东在业务上已经落入下风。

电商平台挤破脑袋瓜想做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2014年京东上市时,刘强东就曾表示,自己在京东业务上犯过的一个错误,那就是没有早点做支付。

看着隔壁阿里的业务做得红红火火,挣钱速度蹭蹭地上涨时,刘强东受到触动,也迅速布局了京东支付(网银在线)、京东白条、京东小金库等多款产品,期盼在行业分一杯羹。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Q1第三方移动支付数据显示,支付宝的市场份额为53.8%,财付通的市场份额为39.9%,而网银在线仅有0.7%的市场份额,比支付宝财付通的零头还要少。

同样是依托电商平台,阿里的支付宝已经做成了国民级应用,但京东还没有一款能打的产品。

加上近年来监管趋严,2018年9月,京东在多个平台悄然更名“京东数科”。有观点认为,监管环境趋严,京东牌照不足,加之起步晚、发展受限,京东不得已向公司转型。

走在前面的都赚到钱了,等京东赶上的时候,监管却严了,京东也是点背。

在这样的情形下,京东数科转向B端市场。2018年2月,陈生强在内部员工大会上提出B2B2C战略,强调输出,将自身定位为“一家服务机构的数字公司”。

被迫转型去啃硬骨头,这也是京东数科的无奈之举。

4

尾声

今年年初,京东数科曾在北京召开内部表彰会,还拿出2亿重奖项目团队。一时之间,搞得互联网界羡慕不已。

然而,与京东数科表彰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则变更导致京东数科估值“腰斩”。

天眼查数据显示,京东数科的运营主体京东数字控股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投资人哈尔滨誉衡集团有限公司退出,新增投资人为国新央企的投资实体之一国新央企运营(广州)投资基金(有限合伙)。

据环球老虎财经从京东拍卖网获取的信息,誉衡集团持有的对应出资额7423.33万元的京东数科股权于2019年12月25日被公开拍卖,起拍价14.8亿,出价记录为1次,国新央企竞拍成功。按此估算,京东数科估值约为人民币60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京东数科此前最新一轮融资金额为130亿元,投后估值为人民币1330亿。

一年左右的时间估值缩水一半,难道改名后的京东数科,不再受到资本的青睐了吗?

这个答案,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知晓。

互联网的下一个战场将是产业互联网,巨头们无一例外对此深信不疑。

逐渐隐身幕后的刘强东,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作为京东的三驾马车之一,京东数科正是刘强东驰骋产业互联网这个新战场的利器。

但如今来看,这个利器还不够给力。

在这条路上,刘强东恐怕再也难追上马云了!